『巡音??』 1/30上市
http://www.crypton.co.jp/mp/pages/prod/vocaloid/cv03.jsp
真是等好久了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tevyr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[影片12M3W]吃南瓜粥
(餵完早餐後,給珊自己練習拿湯匙)(撿桌上的吐司屑)
這幾天開始給語珊試吃以粥為主的三餐了.吃得還不錯..
為什麼要改吃粥呢?
其實也不是不吃食物泥了,只是能做泥的,我用的食材大概都差不多,看著語珊有時雖然將泥吃光.但感覺到她好像吃膩了的感覺,有時還會用手去推一下碗.好像在抗議~
我自己在餵的同時也會猜,她真的愛吃嗎? 有時自己看了也有點膩.覺得該給她試點不一樣的.(有時在餵完泥後會給塊白蘿蔔,餵幾小口白飯,她吃得津津有味呢),因為我準備的泥,大概都可吃個3天,這3天口味幾乎都差不多…>_<,水果也加得不多,或沒加.
所以我一開始是將食泥加點煮好的粥讓她試試,不過要煮爛一點,因為若是不夠爛我發現會吃得比較久.後來習慣後,粥的份量加多.同樣的,爛一點會比較好餵.雖然她有8顆牙了,不過其實作用不大.因為有一次我做蒸蛋.後來發現她溢出的食物跟餵她時的樣子是一樣的(塊狀),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丹瑪醫生要媽媽們餵食物泥的其中一個原因吧
簡單的食材及作法
昨晚先將米(有泡過)用大同電鍋加水煮一次(剛好高湯用完了),睡前拿出來放涼.早上起床時,丟幾塊南瓜到一鍋粥裡再用電鍋蒸一次就ok了.然後早餐就可以直接餵剛才煮好的粥了。
土司是餵粥前才撕幾片加在粥裡,也可以直接給baby吃.我都是撕一小塊放在餐桌上讓她自己練習放入口中.若給一大片,她都會很貪心,一直塞在嘴巴>_<
偶爾來點不一樣的
這次沒加什麼青菜冰磚或水果在粥裡.粥也沒用到高湯,只加水煮粥,青菜只加了一小匙的高麗菜泥及半片撕小碎的牛奶吐司.總共吃了一碗半稀飯及剩下的半片吐司,雖然感覺起來不像食物泥那樣的豐盛,但偶爾給孩子變化一下,增加一下吃的樂趣.也不錯~

 

tevyr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死神同仁文─包子頭少女(4)空手道社
一週後,雛森把繃帶小心翼翼的把它給拆了下來,然後放進她的寶貝盒子裡,蓋上去。
「哇!」她驚呼:「真的好了耶!」腳扭一扭,跳一跳,果
然真的不痛了。
雛森再度拿起繃帶,在臉上摩擦了一下,溫柔的說著:
「這可要好好保存呀….這可是藍染學長送(?)我的繃帶阿….」
「為什麼把纏過在腳上的繃帶拿去把臉擦一擦,很髒又噁心耶!」不知即使來的冬獅郎,對雛森說句話。
「哇阿!」她嚇了一跳。「冬獅郎,你什麼時候上來的?」
「從妳自我陶醉的時候。」
「為什麼要上來?」
「因為妳太慢了,所以妳媽就起我上來看看。沒想到妳還在玩,都要遲到了。」
「喔….是喔。」
「還有不要把繃帶在臉上擦來擦去!」
「為什麼?」
「因為很噁心。」
「哪會!?」雛森大聲否認。
「哪裡『哪會?』呀!」很髒耶!
「算了!男孩子就是不懂女孩子們的心情。」
「真不好意思阿,我就是不懂!」
「………….」
「沒事,『小獅郎』。」
………..很明顯的是故意的。
「…………..妳……..」硬試忍了下來。「要我跟妳說多少次,不要叫我這樣。這樣感覺我很小。」
「你就是啦,『小獅郎』!」
「……….,對了,時間……….來不及的話,就看不到妳的王子了喔!」
「遭了,得快一點!」
「…………」
◎  ◎ ◎
校門口─………..
唉,今天也是人山人海,又是一大群女生為著?右介。
困在人群裡的藍染,似乎注意到雛森腳好,便想走出人群。
「阿,大家,抱歉,等我一下喔!」說完便努力的走出來。
「阿,藍染學長。」,「藍染同學!」女子們不滿的腳了起來。
?右介停頓了一下,身體輕轉一半,對著女孩們列嘴微笑,露出白牙齒,手比個『耶』的手勢,說:「馬‧上‧來!」
「呀──好帥阿──!」當場所有的女生HP減一百。
「小桃,妳早阿。」他主動打招呼「妳的腳好多了嗎
?」
「嗯!」雛森必恭必敬的鞠了弓。「多虧學長!」
「呵呵!」藍染輕笑兩聲:「不必客氣,也不用向我鞠躬,我會不好意思的。」
「好。」
「嗨!冬獅郎,好久不見了。」藍染也向他打招呼。
「喔…..藍染….學長….你也好。」冬獅郎吞吞吐吐的說。
「嗯。」又是溫和一笑。
「對了,小桃,」藍染轉向她。「在你腳傷好之前,妳是怎麼來學校的。」
「阿…..」雛森不好意思的低下頭。「這個嘛…..」
「她媽載她上學,然後請松本背她進教室啦!」冬獅郎插嘴。
這哪裡有不好意思的!
「喔,原來如此,上個禮拜我都在擔心妳呢!太好了。」
〈──擔心…….學長在擔心我……….〉雛森臉都紅了。
「抱歉讓您擔心了…..」實在是…..太開心了!
「沒關係的。」
「走了!大家去上課吧!」
◎  ◎  ◎
九年五班教室─……..
「早阿,小桃。」
「早安,亂菊。」
「你也早阿,冬獅郎。」
「嗯,早。」
「第一節什麼課?」冬獅郎坐下來問。
「國文,都老師的課。」
「喔。」
◎  ◎ ◎
第一節…….
「大家早安。」都向全班道早。
「老師早!」
底下的男生開始竊竊私語:
「就是阿!」
「她是全校最棒的老師,就連考試考零分都不會被罵呢!她只溫柔的告訴我們:『下次再努力點,要進步喔!』
「喔喔!真假?」
「真的!」
「太好了吧!」
「是呀。」
「日番谷,你喜歡老師嗎?」冬獅郎後座的同學問。
「不討厭。」
站在台上的都對地下的學生吱吱喳喳吵鬧聲卻到不生氣,反而說:「來,各位同學,上課囉!請把課本翻到第三十一頁,謝謝。」
「對了,雛森,下課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,好嗎?我想請妳幫個忙。」
「好阿!」熱烈的回應,看來她也相當喜歡都。
◎ ◎ ◎
下課,雛森跟著都進導師辦公室。
「老師,妳要我幫妳什麼?」
「嗯….妳等我一下喔,我找找….」邊說邊翻找箱子。
「喔。」
「嗯?那是什麼?」雛森注意到桌上有個紅的卡片,便好奇心的看了起來。
這…..這是…….!志波海燕和都的喜….喜帖!老師們要結婚了!?
「哇!!」
「阿,雛森,找到了,阿~!」都的喜帖被雛森看到了,快速用瞬步搶走它,滿臉都不好意思。
「哈哈,」太有意思了。「原來老師要和海燕老師結婚阿。」真是的,都不早說。
都躲在角落抱著頭,嘴巴念著:「討要啦…..」
「大家都知道了嗎?喜帖勝幾張?」
「嗯….多三張。」
喔!那正好。「那可以給我嗎?我想要去,還有冬獅郎和亂菊。」
「日番谷和松本同學嗎?」
「嗯。」雛森點點頭。
「好阿…..」說完給了她。
「謝謝,阿,還有,老師,言歸正傳,妳要我幫妳什麼?」
「阿,這個。」都拿著一疊講義。「可以幫我拿去給海燕老師嗎?」
「嗯….可以是可以,不過老師,妳可以自己去阿,用不著請我去吧。」妳去不是更好嗎?
「我怕很多老師搭訕我…..」不好意思的說。
真是的…..不過相反的,幸運的話,說不定可以遇見藍染學長。
「好阿,我去。」
◎  ◎ ◎
高中部,二年級導師辦公室─…….
雛森走了進去,卻沒看到海燕。
〈等一下好了。〉她想。
「呼,天氣真熱!」聲音衝反疲勞,身上很多汗的走了進來。
「嗨,老師。」雛森道好。
「咦?是雛森阿,妳怎麼會來高中部?」
「這個。」她放在桌上。「都老師請我給妳的,數學講義。」
「喔,幫我跟她說聲:『謝謝。』」說完又「呼」了一聲。
「有這麼累嗎?」
「嗯….是阿,我們班鋼上體育課。」
「耶?可是我記得妳是教數學的呀,怎麼會上體育課?」
「喔!這是因為……」
上一節課─……….
「來來來,大家來上最愉快的數學課吧!」海燕拿著教科書,大步的走進教室。
「唉~~~!」底下所有女同學消沉中。
「耶?大家怎麼了?」
「唉,別問啦,藍染同學有喜歡的人了啦….」其中一名學生回答。
「嘿嘿嘿!」海燕奸笑的轉向正在研究數學題目的?右介,說:「看!?右介同學,看看你幹的好事。」
(雛森:「學長有喜歡的人!?」)
藍染台起頭,苦笑道:「沒有啦,我沒有喜歡的人,我對大家都是一是同仁。」
(雛森:「呼,好險。」)
「可是藍染同學你好像擔心初中部的,好像綁包子頭的小女孩。」所有女同學一口同聲。
(雛森:「我都國三了,算小嗎?」)
「我擔心她是理所當然的,因為我們是朋友呀。而且我都很喜歡妳們阿!」說完給了她們一個溫和的微笑。
「真的嗎….?」突然聽到?右介對大家的告白,臉紅的說不出話來。
「真的!」
「可是….」就算如此……
「唉喲,別再可是了,」海燕打斷他們之間的話題。「既然如此!大家都沒精神,那我海燕也不想上課了,大家出去打球來發洩情緒,大家說好不好!!?」拿著麥克風吼著。
全班舉起雙手,大喊:「好~~~!」
回到現在………….
「喔,原來是這樣阿。」雛森明白了。
「嗯,就這樣,對了…..雛森…..」海燕原本的微笑轉變成詭異的笑容「我聽說妳因為腳扭傷,所以沒到道場練習,我想妳應該躍躍欲試了吧!傷應該好了吧,今天要不要來一局阿?」
「哼,」雛森冷笑一聲。「我早就休息膩了,好阿,那就來吧!」
「需要我讓妳嗎?」
「不必,放馬過來吧!」
◎ ◎ ◎
初中部─………
「嗚喔喔….!這是…..!」冬獅郎簡只不敢相信。
「志波老師的喜帖。」亂菊接這說。
「嘿嘿,很棒吧!我幫你們拿的喔。」其實是多餘的啦!
「婚禮是在兩個月的今天。」
「嗯。」真巧。
◎ ◎ ◎
放學─……
「冬獅郎,亂菊,今天你們先回去吧!我要去空手道社,很久沒練了!」說完就跑走了。
「那傢伙沒問題吧….腳傷才剛好耶….」冬獅郎關心的問。
「沒問題的啦,而且她可是拿過冠軍的高手喔!」
「是嗎…..」
◎ ◎ ◎
「嘿!這樣就好了!」雛森穿好道服,用黑段的繩子再腰部打了蝴蝶結。
雛森走進道場,看到正在指派要做什麼的海燕。
「一年級的先做暖身操,然後練習揮拳。二年級的練習腳踢。則三年級的跟對手對打。」
「是!教練!」所有人一口同聲答道,看來他們相當尊敬海燕。
「至於雛森,妳呢…..要不要再去練習下腳踢呢?」
「不必了。」
「那就不多說些什麼了,來吧!」
「喔喔!是老師和雛森同學的比賽耶!」周圍的人都過來湊熱鬧。
「據說雛森學姊在道場是沒人打贏過她,除了海燕教練之外,而且她參加的比賽大多數都得冠軍喔!不過….她心中最大的勁敵,就是海燕教練了。」國ㄧ的小妹說。
「呵呵,有好戲可看了。」
「喝!」雛森衝了上去,右拳被閃過。
「喔喔!妳來真的呀!?」海燕心中有點鬆了一下,要是被這拳打到,說不定比雛森的腳傷還要嚴重。
「當然!」說完腳往上踢。
「太慢了!」右閃了過。
「嘿!」這次換海燕進攻了,右手勾拳。
「嗚….」勉強檔了下來,力道好大。
雛森不管怎麼打,就是被檔下,不然就是被躲過。
「哼哼,是妳叫我不要手下留情的喔!」
「嘖….」可惡,這老師真欠扁。
想辦法贏…有了!
「嘿!老師,你覺悟吧!」
「喔?」妳有什麼新絕招嗎?」
「老師要跟志波老師結婚了!」
「妳說什麼~~~~~!?」她為什麼會知道。
「咦~~~~~~~~~~!?」在場的人的聲音都高了起來。
「阿….」海燕停下攻擊,對著大家解釋:「我….我沒有啦!」卻忘了比賽。
就是現在!!!
「嗚喔喔喔喔喔喔喔!」雛森在海燕的腹部打了十拳,最後再送他高空踢。
【旁白們:「ouch……」】
「好多星星喔……」海燕覺得有很多星星在他頭上打轉。
看來是雛森贏了。
「雛森同學獲勝!」
「Yes!」我贏了,雖然耍賤。
「不愧是雛森同學!」
「好厲害!」
「謝謝大家!~」
海燕看著他們鬧的那麼開心,心中有說不出口的不滿:『好傢伙,竟敢給我來這招?不過算了,她的實力又進步了,可以去參加必賽了。』
他下令:「好了,別玩了,再下去動作!」
◎  ◎ ◎
時間走的真快,外面的太陽已經快下山了。
雛森綁著鞋帶,海燕走向她。
「老師,什麼事?」
「….妳怎麼知道我跟都有婚約?」
「老師『借』我看的。」
「喔……。」
「怎麼了嗎?」
「沒事…..對了,這個給妳。」手上拿著一張紙。
「這是什麼?」
「比賽報名表。」海燕簡短的說明。
「要我去比賽?」
「恩,可以了,妳的實力夠了。」
「是我今天贏你的關係嗎?」
「….不是…….」有點惱怒的說。
「喔。阿!」她發現一件事。
「怎麼了?」
「比賽跟你們結婚的那天是一樣的。」
「所以咧?」
「什麼所以?我不是就不能去了?」
「還是可以阿。」海燕輕鬆的說。
「咦?」
「比完再來阿。婚禮在晚上,妳的比賽是在白天,還是可以的。」
「喔…..。」
「只准拿到冠軍,才能來!雛森桃,聽清楚了沒!?」他下令。
「遵命!教練!」比個敬禮的手勢。
下一秒,他們捧腹大笑。
「哇!都老師今天依然漂亮!」
◎ ◎ ◎
<span style="FONT-SIZE:16pt;FONT-FAMILY:新??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tevyr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決定了!參加攝影課程~
自從進入單眼世界,都是自己一直摸索,現在已經卡在一個階段!所以八月決定去參加攝影學會開的初級課,目的是讓自己進步~就像向日葵一樣,迎向署光~ 有興趣的人,可以報名參加喔!=> 簡章

 

tevyr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素雅家具素材
           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tevyr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烏皮九芎的花是雪白的小花
▲這是烏皮九芎的植株,開滿了小白花 ~ 吸引著我過去瞧瞧!
▲成串的雪白花序引人矚目。
▲花團錦簇的烏皮九芎 ~ 美極了!
▲烏皮九芎又叫「葉下白」唷 ! 你知道為什麼嗎 ?
▲因為烏皮九芎的花都長在葉子的下方且花是白色的。 
▲花朵垂懸,白色花瓣往外張裂。
▲近看時你會發現她宛如踮著腳尖的芭蕾舞者,十分可愛。
▲烏皮九芎的花下垂開放,也像是一盞盞漂亮的藝術燈般倒掛在枝葉上!
▲花白色,花絲連生成筒,著生於花冠筒之基部,總狀花序。
<烏皮九芎的小檔案>
烏皮九芎 Styrax formosana 安息香科 Styracaceae屬名:Styrax為源自希臘語styrax(安息香樹的古名),是指一種具芳香樹脂的喬木。 種名:formosana為「台灣的」之意。 別名:白樹、葉下白、烏雞母樹、台灣野茉莉、奮起湖野茉莉
分佈:特產於臺灣中、低海拔(北中部山麓地帶頗常見)
阿里山小姑娘的話:
這烏皮九芎(葉下白)的花是不是很美麗呢 ?
這是在阿里山公路旁某個餐廳前種植的烏皮九芎唷!
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,是否也常被生活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呢?挑個好天氣上山走走,也可以擁有好心情唷 !

 

tevyr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台灣櫻花不斷創新研發
【經濟日報/楊聰橋】
很少有一家公司、或者一個品牌,在歷經30年的歲月洗禮後,反而因為不斷創新與改變,形象與業績再創歷史高峰;穩居華人世界廚房專 家寶座的台灣櫻花公司,成功擺脫傳統產業缺乏創意、老而保守的負面印象,連續三年獲經濟部國貿局評鑑為「台灣優良品牌」、更連續15年蟬聯消費者心中理想 廚衛用具品牌第一名。
一家優質企業,除長期的形象塑造與品牌推廣,最重要的是提供高品質產品;台灣櫻花紅色五花瓣的印象早就深入人心,但她在品質改造上的成功更值得讚賞,以下是身負台灣櫻花品質提升重任的研發/製造管理處協理鄧長菁的專訪摘要:
問:請介紹台灣櫻花的主要生產基地。
答:本公司除目前使用中的大雅、神岡、霧峰等三廠,另一佔地3千坪、專門製造熱水器的長福廠將在今年10月完工生產;未來包括台灣櫻花、莊頭北、香 港中華媒氣等三個品牌的熱水器,以及相關外銷產品,均會在新的長福廠製造。大雅廠以生產烘碗機、瓦斯爐為主;霧峰廠以系統櫥櫃為主;神岡廠除生產排油煙 機,並提供各廠沖壓、鈑金等加工件。
問:請介紹台灣櫻花主要生產模式。
答:製程合理化是企業發展的必然趨勢。為降低庫存、提升生產效率,本公司把生產線的改造列為企業再造的重點之一;以前的生產模式是一條生產線專司幾個固定作業,完成該動作後進入另一條生產線執行下一個動作,人力、物力與時間在不知不覺中被消耗掉。
經不斷討論、測試,公司導入豐田式管理及「一個流流線化」生產模式,落實不停留、不落地、不間斷、不等待、不浪費的精神,從材料到成品的流程時間由過去的三星期大幅提升到一星期即完成。
流線化的生產線,即通稱的「一個流或細胞式生產線」;它以產品別為基準,將流程中所需設備,按工序排列布置,並以一次生產一個產品、檢查一個產品、 傳送一個產品到下一個工序,直到成品為止。一個流的生產方式,可快速達到縮短交期、減低不良率、提升品質與生產力、減少庫存等目的,可謂生產線的再造革 命。
問:如何確保原物料供應的品質與穩定。
答:在成本考量下,不少製造業將工廠外移中國等低工資地區,造成品質良莠不齊,間接影響消費者權益。
本公司為穩定原物料供應與品質,在零組件採購上,首先考慮的是供應商理念應與公司一致,亦即願意提供好產品給消費者;此外,公司也把前端管理機制落實到前端的供應商,品保人員不定時前往稽核,遇有問題即共同檢討、減少變異產生。
問:如何掌控生產品質。
答:從原物料供應到最終的產品檢驗,均訂有管控機制,確保品質達到公司與消費者的要求。
以重要零組件為例,從設計開始,公司即要求供應商參與,分別訂出設計失效、製程失效等情況,並依這些情況模擬防範機制、提出因應對策。同時包括品 管、研發、工程及採購單位,均共同參與,透過同步化作業,讓研發更快速,每項產品也能穩定、安全的產出。接著進入品保實驗室,提出軟體模擬,並加入環境因 素,進行韋伯可靠度測試等,依測試結果,要求供應鏈按該標準作業。
以熱水器與瓦斯爐的研發為例,在不容許發生整機燃燒、瓦斯洩漏原則下,上述模擬與測試變得更為重要,公司也要求供應鏈需按此標準作業,公司檢驗人員並會針對比例閥、電控、送風機等重要零組件進行全面檢查。
確保品質的另一重點是標準化,主要內容就是零件標準化,以油機為例,馬達規格由21種簡化到5種、瓦斯爐開關也由18個簡化到6個,藉此讓品質更穩定、採購規模化、降低成本。
問:請簡述台灣櫻花的企業改造以及給業界的建議。
答:改變、創新,是企業永續經營的關鍵;過去30年,公司就是透過不斷創新與改變,穩居華人世界廚房專家寶座。
公司除導入全面品質管理系統與豐田式生產管理系統,就生產端而言,改造的重點不外心、技、體三者,也就是從內心有共識出發、體認並實踐。以「技」為 例,個人特別重視「四大技法」的要求,包括流線化生產、安定化生產、平準化生產及超市化、看板化生產。流線化生產目的在減少浪費、提高生產效率;安定化生 產包括材料安定、人員安定、設備安定,目的是減少變異;平準化生產可達到多回少量、快速換模的效益;超市化生產才能降低庫存、快速因應,讓企業獲利。
至於給同業的建議,個人僅強調「品質」、「服務」,有好的品質並提供優質的售後服務,企業才能永續生存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tevyr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